top of page

【VERSE 雜誌專訪】成人直播平台SWAG:抄台並不能阻止人類需要色情


SWAG執行長Sam。(攝影/汪正翔)


成人直播平台SWAG過去曾因「魔鏡號」、「捷運系列」在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,經歷「抄台」危機,但這些危機也成為品牌與政府溝通的契機,打造合規、不違法的創作範圍。如今的SWAG,不只要做市占第一品牌,更要成為成人娛樂界的模範生。


走進SWAG公司的辦公室,看來與一般科技公司沒有什麼不同,不可能聯想到「情色」、「成人」等關鍵字。執行長Sam形容SWAG就像是網購平台罷了,「只是內容不同。」

2021年,以提供成人內容為主的SWAG被質疑涉嫌性交易、散播猥褻物品,面臨「抄台」風波。當時各大新聞台皆以快訊方式報導SWAG負責人遭到法辦,網站面臨關台,用戶哀鴻遍野,也有保守人士認為這是必要的掃黃行動。SWAG的內幕消息也被一一披露,外界才知道SWAG成立三年的金流就達十億以上。


等到SWAG配合檢調,重新開台時,卻沒什麼新聞報導跟進說明。「這就是我覺得超級靠北的事情,被抄的時候,新聞連續七天24小時在播,每個人都在講。我復站的時候,新聞就只是跑馬燈帶過。大家都知道我被抄了,但不知道我復站。」Sam 苦笑。


當裸露得以變現


最早接觸到情色內容,並非Sam的個人興趣,只是為了賺點錢而已。多年前他嘗試架了一個「網路爬蟲」(自動抓取網頁資料的網路機器人)的色情網站,導連網路上各式各樣的色情影片,讓任何人都能免費欣賞。


一開始只是個實驗,網站陽春,放著沒在管。沒想到過了兩個月,Sam收到一封email,說他的網站成長了300%,觀眾清一色來自土耳其。研究之後才知道,原來土耳其把XVIDEO和Pornhub都封鎖了,加上他的網站規模小,才得以躲過當地政府,成了滋潤土耳其人的新天地。就在那時後,Sam見識到情色內容的潛力,「不用怎麼推銷,就會有人自己找上門。」


(圖片/SWAG 提供)


SWAG一開始是「17LIVE」底下的一個直播主平台,「每個主播都有一個SWAG合約,一開始是為內容變現,讓大網紅、小網紅和奈米網紅的日常生活分享能賺到錢,觀看需要付費解鎖,會有粉絲為了支持她而消費。」


2017年,SWAG的成效不如預期,母公司有意將其收掉,而擔任17LIVE工程師的Sam接下了營運SWAG的挑戰,若依舊沒有起色便結束經營,背負著業績的壓力他,嘗試線上排行榜競賽,提供50萬元獎金給第一名的主播。「比賽一開跑,大家就瘋了。」Sam說到,許多參賽者為了獲得勝利,紛紛使出渾身解數,「原本只露腿,後來露內衣,越脱越少,每一天尺度越來越大,最後演變成實戰。」整個過程不過一兩個月,業績不但超乎預期,成人平台的樣貌也逐漸成形。


對於這個現象,Sam不否認的確在道德的模糊地帶,但他認為過程中並沒有危害社會,重點是許多主播可以從中賺到錢。而當時的社會氛圍都在討論同志婚姻等議題,有越來越開放的趨勢,他不認為有什麼事情不能談,既然開始朝這個方向走,不失是一個把它產業化的機遇。


Sam清楚有些人瞧不起這個產業,但為什麼性工作者永遠不會消失?「絕不是因為蕩婦多,而是因為她們缺錢,被經濟問題逼到絕境。」許多女生不被政府照護、銀行也拒絕往來,如果不是到SWAG,根本無路可走。「在這個國家社會上面,我並沒有危害任何人,我反而是幫助他們。」針對外界的批評,他明白回應:「你們想要消費我,給你們消費,無所謂,至少我問心無愧。」


(攝影/汪正翔)


「抄台」成為「合規」的開端


對於成人產業的發展,Sam認為目前還在相當初始的狀態,也不否認SWAG還沒有發展出自己的風格。他指出台灣成人產業不像日本一樣百花齊放,台灣如今彷彿還在民歌時代,但美國、日本已經出現了麥可傑克森(Michael Jackson)等巨星。不過華人於世界並非少數,他認為持續做下去,能闖出個市場。


然而目前產業最明顯的瓶頸,無疑就是「免費仔」太多。日本的成人產業文化是使用者付費,粉絲會願意花錢支持女優。現在的SWAG面臨如同早期KKBOX所遇見的問題,當串流音樂的付費尚未普及,許多歌迷寧願去下載盜版mp3,讓創作者難以獲利。


這個現象當然不止台灣,對岸亦然。起初,有中國網站願意跟SWAG談合法授權,最後卻說:「兄弟,這個我真的接不下去了,我隔壁的、隔壁隔壁的都在盜我們,只有我們還傻傻跟你們買授權。」


另一個Sam想解決的,是成人內容創作法規的問題。如今的成人產業需要與建立法規,若只有SWAG一間公司與政府溝通,可能存在偏袒問題。為此,需要與同行業者成立公協會組織,一起探討創作的規範,活化這個產業。


(圖片/SWAG 提供)


除了避免成人創作裡出現暴力、人獸交、性虐待、群交等被認定為無藝術性、學術性、醫學性的「硬蕊」內容,Sam也希望創作企劃更注重外界對於成人產業的觀感,他舉例如啟用太過爭議的人物掛頭牌,進行過度的消費,僅會讓外界對成人產業出現負面聯想。


如此的期望,或許與SWAG的抄台事件有關。2021年初,SWAG打造了逼近真實的捷運車廂攝影棚,引起廣泛討論,甚至連台北捷運公司都發聲明澄清。在新聞大規模報導、立委質詢下,警方才有了大動作搜查。選舉將至,Sam 很清楚不能不謹言慎行。


「我不能說這是一個政治事件。以前是我們太白目,弄了一個(假)捷運,新聞鬧太大,台北捷運跳出來澄清說場地不是他們的。我說不是啊,是我們自己蓋的,但大家都跳進來講,就爆了。」Sam繼續解釋:「再來我們有個功能叫做『約會』,被說是性交易,確實當主播和觀眾約出去,我們無法監督是否有交易,這個功能就被抄了。」


搜查時,警方一進入SWAG公司,便發現辦公室的樣貌看來就是間健康的科技公司,Sam也完全配合檢調的搜查,並刪去「約會」功能。雖然不滿SWAG的復站沒有獲得抄站時的同等關注,他卻也不認為被抄是一件壞事。經過這次風波,他反而與政府謀出了一個「合規」的框架,「有一條活路給我,我覺得就很好了,不需要一直去衝撞。現在你說合法,好像也沒有合法,但是『合規』,因為沒有一條法律說你是合法的,不過我也沒有犯規。」


作為一家科技公司,Sam並沒有《AV帝王》主角村西透的野心,也不打算與體制劇烈衝撞。他認為今日日本民風態度其實依然保守,相較起來,台灣的檢察官跟執法人員皆開放、進步許多。「我覺得台灣政府已經很自由了,沒有說你不能拍,也沒有說你不能賣,也沒有說你不能賺錢。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不要讓未成年看到,那很好啦!」


(攝影/汪正翔)


 

文字:翁煌德

攝影:汪正翔

圖片:SWAG提供

編輯:Mion

核稿:郭振宇



1,887 次查看
bottom of page